十月的第二個周末是「世界安寧日」,多位從事臨終關懷的學者專家昨憂心地說,安寧緩和醫療在台推動廿年,迄今仍有許多人誤以為安寧療護就等於「放棄治療」或「安樂死」,相關法令雖日趨完備,近年卻進入停滯期,呼籲政府應透過政策引導,避免安寧照護的品質參差不齊,甚至讓某些醫院淪為只送終卻不顧尊嚴的地方。

由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與聯合報合辦「世界安寧日論壇」昨天登場,邀請各界檢視台灣安寧療護的現況。聯合報副總編輯謝邦振應邀致詞表示,每個人終須面對生命的最後一刻,如何走得平順、走得有尊嚴,有安寧緩和醫療至為重要。

 

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表示,根據統計,國人已有十三萬人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並在健保卡註記,代表台灣已是先進國家。他強調,每個病人都有醫療自主及選擇善終的權利,但安寧療護的質與量都必須提升,否則「與坊間的葬儀社並沒有兩樣」。

 

 

 


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與聯合報舉辦「世界安寧論壇」,滿場觀眾專心聆聽安寧療護推手趙可式說感人故事。
記者程宜華/攝影

分享
 

「台灣安寧醫療之母」、成大護理系教授趙可式舉例,某日醫護人員替一位臥床多年、久未沐浴的奶奶洗澡,只見奶奶笑得燦爛,洗完後說「好舒服啊,現在我要來睡一個香香甜甜的覺」,不久老奶奶在睡夢中平靜離世。她說,這就是安寧醫療的精神。

問題是,目前台灣的照護品質良莠不齊,有些醫院的病房大排長龍,病患還沒來得及接受照護即去世,有的則門可羅雀,開了又關。她擔心,部分醫院因訓練安寧療護醫護人員的資源不足,以致服務品質不佳,最後形成惡性循環。

 

台北榮總家醫部安寧緩和醫學科主任林明慧感嘆,自民國七十年起,衛生機關的最高首長的任期平均只有廿一點八個月,以致能長期投入推動安寧療護的首長不多,自始至終都無法制定一個國家級的安寧養護標準。

 

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緩和醫療科主任邱泰源則表示,現在全台各縣市政府雖極力推動社區安寧居家照顧,但醫師居家看診一名病人要花兩小時,健保給付的金額卻偏低,誰會去做如此「吃力不討好的工作」?要求醫師提供這樣的服務,至少要提高合理的補助。

 

昨日參與論壇的唯一的政府官員是衛生福利部醫事司司長王宗曦,但她會議中途才到,也僅回答一個問題後便離場。她說,會將與會人士建議帶回部裡討論。

創作者介紹

空思想

travelbas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